中新网12月30日电 据日媒报道,29日,日本防卫相河野太郎到访阿曼首都马斯喀特,并与阿曼国防事务主管大臣巴德尔进行了会谈。会谈中,河野就日本向中东派遣自卫队一事,向阿曼方面寻求了理解。

据报道,在会谈中,河野表示,日方将向中东派遣海上自卫队以收集情报。对此,巴德尔表示理解,并称,“也许会有助于中东的稳定”。

相比之下,看上去最复杂的AED,其实用起来倒最简单。因为AED 都有语音播报,打开开关,会提示你每一步怎么做。操作AED 的关键是,自己千万别触电。“否则,需要被电击的就是你了。”讲师开玩笑说。

接下来讲师为我安排了全过程模拟。房间的三面墙都变成了投影,我瞬间感觉置身于车水马龙的马路中,明知躺在那里的是一个模型,仍变得紧张。确认周围的环境和自身安全,感受“病人”的呼吸(模型当然没有呼吸)后,我大声呼喊黑川女士:“快去拿AED !”又告诉田中小姐:“快打急救电话!”然后开始按压模型的胸部。讲师喊着数字,规范着我的节奏。周围人声、车声和救护车的声音不断,场面一度有点混乱。

所以,我就报名参加了一个AED 培训,交了3000 日元。心中多少有点嫌贵,之前参加的讲座才收费1000 日元,这三倍的价格是不是太夸张了?

我要参加的培训,主要是三部分内容:心肺复苏(按压)、人工呼吸和AED 的使用。讲师先做讲解,然后是挨个动作练习。

这真是别开生面的讲座,收获非常大。讲师还专门为我播放了一段关于“AED 在中国的应用”的视频:上海马拉松有人现场晕倒,现场急救人员施救成功。“最重要的一点,是真的看到有人倒下后,你敢于走上前去施救。”讲师最后总结道。

据悉,美国政府此前提出计划,拟在海湾地区建立由美国主导的“护航联盟”。不过,日本无意参加,而是决定单独派遣海上自卫队赴这一海域护航,并在12月27日的日本内阁会议上通过了相关决定。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46期

培训中心看起来很像一个实验室,里面有各种塑胶人体模型。基金会的黑川女士已经先期抵达,正在和培训师交流。今天参加培训的只有我一人,一对一辅导,超级VIP 待遇了。

去东京市杉并区体育馆考察老年人运动的时候,看到很多AED(自动体外除颤仪)急救设备。负责接待的老师很自豪地拿出一张“救命技能认定证”给我看,说这里每个工作人员都有这个证。

报道称,两国防长还就日本海上自卫队与阿曼海军加强合作进行了确认。据日本共同社分析称,预计两国政府之后将就海上自卫队舰船补给地展开协调。

以前有一个疑问,就是做按压的时候会不会把病人的肋骨按断?讲师否认了这种情况的可能性,他让我用力按压塑胶人体模型,感受胸部被按下去的幅度。他解释,如果一个正常人被这样按压,可能会非常难受,但是心脏停跳的人不会有这个感觉,而且身体会像这个模型一样柔软。破除掉这样的担心,才知道按压需要体力。快速按压,人很快就会两臂无力,所以最好是两个人轮流进行。在交接班的时候要进行倒计时数数,以有序衔接。

在日本,急救技能是驾校必考科目,相当于我们这里的科目一,是每个人都要过关的。黑川和田中女士在学校读书的时候,早就被培训过好几次了。黑川在读小学的时候参加了柔道社团,有一个同学在练习柔道时心脏骤停,老师即时施救,学生转危为安。那是黑川第一次见到真正的急救场面。

据说全日本已经配备50 多万台AED,在地铁、体育馆等公共场所,AED 随处可见。我在东京站就看到一次急救场面,病人平躺在地上,工作人员在操作AED,另一个工作人员维持秩序。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人工呼吸更需要技巧。没有受过训练的人,即便是有勇气嘴对嘴,也可能吹不进气。要诀是要用嘴完全含住对方的嘴唇,就像测量肺活量那样操作,这对人绝对是一个考验。细致而讲卫生的日本人早就想好了对策:他们发明了专门用来进行人工呼吸的“奶嘴”,一端塞进患者口中,操作起来就容易多了。这个“人工呼吸器”倒不用随身携带,一般的AED,打开盒子就有。

据介绍,日本向中东派出的护卫舰和巡逻机的活动地区是阿曼湾和阿拉伯海北部等地,由于海域辽阔,必须补充燃料,日本目前考虑将阿曼马斯喀特的港口和萨拉拉港作为补给地。